国外治水有哪些高招?

进入夏季汛期后,不管是中国南方洪水肆虐,还是华北地区暴雨突降,都给人们正常的工作、生活带来很大影响。事实上,洪灾是长期困扰各国的重大自然灾害之一。各国也在与洪灾抗争的过程中,一步步摸索,积累经验与教训。

不过,部分网友颇为推崇的所谓国外“抗洪神器”,真的有那么神吗?传统的沙袋抗洪,真的只是“中国特色”吗?

网上热捧的德国“抗洪神器”,简单来说就是可拆卸防洪板。据了解,这种“神器”确实在德国抗洪中发挥作用,但由于价格高昂、需要前期基础建设,目前只用于部分城市地区,并未大范围普及。德国抗洪依然主要靠传统沙袋。

德国联邦技术救援署防洪专家弗兰克·阿尔滕布鲁恩介绍,可拆卸防洪板较为轻便,易于安装,能在水位上涨前快速建立起防御屏障。目前,德国科隆、法兰克福等一些沿河城市配备了这种设备。通常情况下,两名专业人员能在一小时内搭建出一堵长100米、高1.5米的防洪墙。

不过,这种挡板虽然操作便捷,但并不是“哪里发水建哪里”这么简单。阿尔滕布鲁恩说,可拆卸防洪挡板只适用于平整地面,且必须提前在地下打好基础,以保证挡板稳固。

此外,挡板防洪能力有限,面对太大的洪水也无能为力。目前,可拆卸防洪墙在德国只用于部分城市地区。

从德国全国整体来看,除永久堤坝外,抗洪主要还是依靠传统沙袋。传统沙袋一般由聚丙烯塑料制成,这些材料一般可以从纺织品生产商废弃的物料中获得,价格低廉。而且使用沙袋抗洪所需要的只有袋子、铲子、人力和沙子,方便易得,也是国际上公认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多河、多雨、靠海的日本首都东京,防止洪水泛滥是夏季应对暴雨的重要工作之一,而在河道附近地下建设洪水调节池就是一项重要对策,其中就包括东京大型地下蓄水分洪设施——神田川环状7号线公路地下调节池。

神田川调节池实际是一个巨大的地下隧道,始建于1988年。位于地下40多米深的混凝土隧道直径为12.5米,长约4.5千米,蓄水能力约达54万立方米。该设施共有3个引水口,可以将神田川水系3条河流的洪水引入地下调节池。

记者在名为善福寺取水设施的引水口参观时,通过工程立体模型清晰看到洪水是如何从河道被分流到地下调节池的。高度自动化的设备控制室在无人值守时也能自动运转,墙上6个监控画面实时播放着各条河流的监控画面。工作人员介绍说,河道侧壁上设置了带有栅栏装置的引水口,当洪水超过一定水位线后就会向地下调节池分流。

在幽深的地下43米处,记者看到了一个直径约20米的巨大深井,深井顶部是一个直径四五米的洞口。据工作人员介绍,河道里分流下来的水经过过滤处理会进入这个深井,水位涨满深井后就会通过导流隧道流入神田川调节池。

资料显示,自1997年部分投入使用以来到2013年,神田川地下调节池在发生暴雨和台风时共引流34次,对减轻该流域洪灾起到了明显作用。但是,据介绍,这样的地下蓄水分洪设施只适合在河流比较小、人口又比较密集的地区采用,并无法应对大江大河的汛情。

低地之国荷兰约有四分之一国土低于海平面,还有四分之一的国土位于河流易泛区,这意味着荷兰半壁江山有水患之虞,也恰恰在这些危险区,不仅生活着全国一半人口,而且占有荷兰国内生产总值的70%。正因为与水共生,荷兰一直致力于多管齐下化解水患威胁。

因此,荷兰目前正在实施该国史上最大规模、最具创新性的堤坝加固计划,将全国各地海滨、湖畔、河岸总计1100多公里堤坝在2028年之前加固,耗资74亿欧元。

荷兰堤坝加固计划负责人里夏德·约里森介绍说,堤坝加固工程既要符合安全标准,又要综合考虑城市空间和景观规划,所以将大量采用新技术、新材料、新方法,许多工程设计结合当地特点量身定做,尽可能满足多功能需求。据介绍,荷兰堤坝网总长超过2.2万公里,堤坝类型有49种之多。

而作为荷兰面对水患的第一前哨,全球最大港口城市之一鹿特丹也在不断更新治水“武器库”,其中应对暴雨和洪涝的秘密武器之一就是水广场。

水广场由几个形状、大小和高度各不相同的水池组成,水池间有渠相连。平时,这里是市民娱乐休闲的广场;一旦暴雨来临,水往低处流,水广场就变成一个防涝系统。由于雨水流向地势更低洼的水广场,街道上就不会有积水。在水广场,雨水不仅可在不同水池间循环流动,还可以被抽取储存作为淡水资源。

由此可见,没有什么所谓的“神器”能够成为制服洪水的“万能药”,任何国家都要根据本国实际情况制定防洪对策。在城市抗洪中发挥出色的“神器”,未必能全盘搬到大江大河的抗洪中去,这是已经形成的共识。因地制宜,综合使用多种抗洪工具和方法,才是真正有效的洪水应对之道。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全省各级各部门党员干部都要深入抗洪救灾一线,以实干作为和优良作风,服务基层和受灾群众,把党和政府的关怀温暖送到灾区和受灾群众的心坎上。 一切为了抗洪救灾、一切服从抗洪救灾。7月2日,湖北省委组织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党组织要把抗灾救灾作为“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重要考场,切实做好暴雨洪涝灾害防范应对和救灾应急工作。 哪里汛情灾情最严重,哪里就有员。无数个平凡的基层党组织和党员奋战在抗洪救灾现场。

记者从国家防总获悉:7月31日23时,鄱阳湖湖口站水位退至19.49米,低于警戒水位0.01米。8月1日8时,长江中下游干流及两湖主要控制站水位低于警戒水位0.04—1.08米,三峡水库水位152.82米,较7月22日7时最高水位(158.50米)低5.68米。 6月30日以来,长江中下游发生了1999年以来最大洪水,暴雨洪水过程呈现四个。

7月7日,省青年徽商商会还为宣城市送去了3万多元的救灾物资。目前,安徽青年徽商商会的爱心行动还在继续。 在灾情严重的安徽含山县,含山县工商联、县总商会在了解灾情第一时间向全体执委企业、各异地商会、各镇(园区)商会、行业协会发出倡议,到抗洪抢险一线

社会在发展前进,防汛抗洪也应转变对“人海战术”“扛沙包战术”的过度依赖。一些地方已经开始尝试用雷达探测堤坝“伤痕”、无人机查看险情,一些部门也在不断研发新的“抗洪神器”。防汛抗洪的科技水平提高了,效率和安全性就可能更上一个台阶。 底气来自于科学组织培训专业的防汛抗洪队伍。洪水考验的不仅仅是防洪硬件设施,更考验有关部门和人员迅速应对突发洪水的能力。干部群众只有提高防汛抗洪的意识和技能,未雨绸缪,才能确…

据不完全统计,益阳市工商联(总商会)会员中,100名爱心企业家奋斗在抗洪救灾一线,各直属商会和会员已组织近100万元款物送往各受灾点。 与此同时,岳阳市云溪区普降暴雨,山塘水库全线溢洪,内湖水位进入高危状态。云溪区工商联主席曾海兵先后组织企业及员工200多人次,成功处置渗漏、滑坡等隐患15处。 湖南省工商联党组书记汤新华对全省各地发生的洪涝灾害十分痛心,希望各级工商联组织为受灾地区奉献爱心,让受灾群众能过上安居…

如此巨大的灾情,给宣城市的物资保供工作带来了巨大的考验。 早在6月2日,宣城市就召开了防洪工作会议,根据会议精神,宣城市商务局即着手开始了紧张的抗洪备战工作:“我们要求超市等商贸企业必须要采取措施,保证物资储备充足;下大雨,道路冲垮怎么办,要有应急预案;饮用水、鸡蛋、大米等必须要限量供应,避免引起恐慌;对于手电筒,蜡烛、沙袋等应急物资必须要提前储备。”蒋斌牛说。

抗洪救灾的关键时刻,地方官员之所以还能想到“扩大影响”,不是思维异于常人,而是因为“秀”习惯了,“以秀为本”已经深入骨髓,一时半会儿没法改过来。这是一种可怕的畸形官场文化,不只是个体的官员做派。抗洪救灾都在秀,可以想象,他们平日里都是怎样秀的,很多官员出席很多活动,也许就是为了几张照片和几个镜头,照片拍好可以上报纸,镜头补齐可以上电视,随即大功告成。 抗洪救灾不是一场真人秀,这是常识;但在某些官员眼…

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特稿:国外那些“抗洪神器”到底有多神
Next post 今年安徽省小龙虾养殖面积将超过100万亩苗种投放在即养殖户都准备好了吗?